美国多地中小学及幼儿园宣布停课
来源:美国多地中小学及幼儿园宣布停课发稿时间:2020-04-05 18:42:08


香农·蒂耶兹直接参与了中国学者公开信的刊发工作,她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尽管公司总部已经搬到美国,但他们始终为自己可以发表来自世界各地的声音而感到自豪。特别是来自亚洲国家的观点,当然也包括中国学者和记者的声音。香农说,当如此庞大的中国学者群体试图向美国传达一个统一的信息时,美国应该对此表示关注,听听他们在说些什么。

看重私利而非生命,使得美国的决策部署始终无法对焦疫情防控本身。美国一些军政高层,以及自上而下弥散在这个决策体系中的官僚习气,是延误防控救治时机的罪魁祸首。

公开信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影响?香农·蒂耶兹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她不能说美方公开信和中方公开信的发表有着直接关系,但她认为在许多专家对中美两国关系整体走势感到悲观的时刻,美国高官、学者这样做的动机实际上与中国学者相同。中美很多学者、前外交官以及政府官员都对新冠肺炎疫情危机中的敌对言论表示担忧,在对抗这一全球流行疾病当中,中美两国学者敢于站出来积极发声,呼吁两国合作,实际上是在释放十分积极的信号。

首先,这是对克罗泽尔“泄密”的惩戒。自疫情发生以来,美国疫情防控工作饱受诟病。比如,美国疾控中心从3月2日起停止发布与检测人数和死亡人数相关的数据,美国长老会医院麦卡锡甚至通过电视恳求卫生部门对疑似病人检测,美国民众对政府应对迟缓非常不满。而克罗泽尔发信向海军高层求援,且这封信被媒体公开,显然将远在大洋上的航母疫情形势以及军方的应对不力公之于众。正如莫德利所指责的,“这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引起不必要的恐慌”。莫德利的表态说明,这次震动美国舆论的“泄密”事件让美海军高层颇为被动。撤换舰长,就成了美海军高层意图挽回颜面的不二选择。

这一条规定还有另外两款规定:发生特别重大伤亡的不幸事件或者严重自然灾害造成重大伤亡时,可以下半旗志哀。依照本条规定下半旗的日期和场所,由国务院决定。

自1990年10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法》中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国务院总理、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主席; 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作出杰出贡献的人; 对世界和平或者人类进步事业作出杰出贡献的人逝世时,可以下半旗志哀。

“国旗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标志和象征,在我国境内新冠肺炎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之时,用下半旗的方式,沉痛哀悼在抗击疫情中救死扶伤牺牲的医护人员、深切哀悼在疫情中不幸逝世的同胞,通过举行全国性哀悼活动,用默哀、鸣笛、鸣响警报的形式,让人们寄托哀思、缅怀同胞、致敬奋战者,从而抒发人们内心情感、抚慰公众情绪,更是让全社会铭记这次疫情带来的伤痛和教训,最大程度凝聚起全国人民夺取抗击疫情胜利的强大力量,继续奋力前行。”张翔说。

中国百名学者公开信刊发之后,在国内外引起巨大反响。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华春莹高度肯定此信:“现在需要更多这样的理性、冷静、正面、积极的声音。我也转发了这封公开信”。仅仅一日之后,美国近百名前高官、学者也发表公开信呼吁中美合作抗疫。

“2020年初发生的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国,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目前已有超过3000名同胞逝世和牺牲,属于国旗法规定的发生特别重大伤亡的不幸事件。”张翔表示,“国务院以公告形式决定在今年清明节之际举行全国性哀悼活动,并在公告中规定了下半旗的场所和时间,符合依法行政的法治原则。”

王文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虽然美国学者在公开信中仍对中国前期抗疫颇有微词,但总体看,仍是对中国学者公开信的侧面回应。这说明呼吁两国合作是疫情下两国知识精英的共识。我们需要团结更多人,并把这种共识扩大,不仅转化为全球共同抗疫的力量,并要使其成为后疫情时代中美关系转缓的新兴力量。王文介绍说,在选择中方代表时,充分讲求地域、学科的代表性,不仅局限在某单一国际关系学科,也不限于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这样选择是为了充分反映中国知识精英主流的平和、客观、理性与包容。